•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扫一扫
技术教程

中国电子商务:谁来颠覆Google

时间:2016年12月16日 信息来源:互联网收集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Google称霸多年之后,新生力量正在云雨翻转,酝酿着新一波风暴的来临   王瑞斌@文   在Google以神话般的速度奠定了全球互联网搜索的霸主地位之际,一大批搜索领域的奇才们却正在图谋发动另一场革命颠覆Google霸权来重塑搜索经济,这其中最不可忽视的一个角色就是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   这个身材清瘦、戴着一副眼镜、狂躁不安的家伙,浑身洋溢着“阴谋家才会有的好脾气的欢乐气氛”,很多狂热崇拜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的人们或许还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然而,正是他更有理由名正言顺地宣布——我发明和造就了今日搜索经济赖以繁荣的商业模式。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也正是比尔·格罗斯,很大程度上重塑了整个互联网经济的心肺功能。   但这个“按点击付费——竞价排名”商业模式的发明人,尽管成功地创造了Overture的前身Goto,却没有把它推向搜索经济的巅峰,创造上千亿美元的市值。在2003年比尔·格罗斯将Overture以16亿美元被迫卖给雅虎之后,他多少有一丝遗憾——“我们没有能够实现我们所能够实现的全部价值。”   另一场搜索风暴   历史有上太多这样的“如果”“或许是”了,历史却永远不会重头再来。历史永远是成功者辉煌的记录,而成功的机会却往往只有一次。如今,比尔·格罗斯的Goto黯然无光。在Google和雅虎的成功史册上,他的OverTure只是一个注脚。   然而,比尔·格罗斯不是一个安于宿命的“末路英雄”,他脑袋中不断冒出的新主意和IdeaLab雄厚的资本与技术储备,注定了他要卷土重来东山再起发动进攻,掀起另一场搜索风暴。“基本上,我们在酝酿搜索行业的下一个范例”他对John Battelle说:“这是下一个经济模式和下一个相关性模式。”就在Google上市之后不久,2004年秋天,比尔格罗斯推出了他的Snap。   新一代搜索引擎Snap.com毫无疑问是比尔·格罗斯展开荣誉之战的利器,从一发布起,Snap就表现得与众不同。尤其是在5月15日,当Google陷入一系列点击欺诈的诉讼泥潭之际,Snap又推出了新版网站,定位为宽带搜索。这让比尔·格罗斯的举动充满了挑衅意味。   Snap提供给用户的,不再仅仅是一条一条索然无味的超链接,而且包含了链接相关网站的快照。一种视觉化呈现搜索结果的方式,可以使用户在鼠标划过之际,看到网站的快照,然后再决定是否要点开。Snap将之称为“Fast Browsing”。在Snap的搜索页面中,结果以分栏的方式呈现出来。在页面左侧的框格里,是根据搜索请求提交的10个1组的链接,而在右侧的框格里是每一个链接相关的网站的首页快照。用户可以往下滚动左侧的链接页面选取自己的想要的链接,但当鼠标移动到该链接上面之际,右侧框格中就出现该链接网站首页的快照页面。整个使用过程有点像用电视遥控器来选择频道,用户可以很快掠过失效的链接或者无用的页面。Snap的首席执行官Tom McGovern说“可以在你跳过之前看到,那些视觉倾向更强的人将会喜欢这一点。”   Snap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功能,即积极参与分析用户的搜索意图,当用户在搜索框内键入字母之时,一个下拉式菜单即时出现在下面,提供给流行的搜索词汇、同义词以及其他与搜索体验的相关建议词汇,对于用户的搜索意图进行试探和限定。例如用户输入一个词汇“戴尔”之后,下拉式菜单即会出现“戴尔电脑、戴尔网站、戴尔价格、戴尔笔记本等相关词汇选项”,用户可以迅速从中选中自己想要查询的词汇。依据这种功能,将使搜索更为有效准确。   此外,Snap还有一个与搜索结果直接互动的功能,Snap允许用户直接与预览到的网站互动,而不必离开搜索结果,等到另外打开网站才开始互动。用户在快照框格里的网页上就可以输入数据、点开连接、得到相关结果。大大简化了操作步骤。   另外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是,Snap从ISP调用了用户的访问数据,通过对数百万用户搜索行为的分析,可以判断哪些结果访问最为频繁,还可以算出用户在这些站点上花费的平均时间,所有这些线索都有助于提高搜索的相关性和准确性。   新的搜索商业模式   在这些功能创新的同时,比尔·格罗斯又推出了一种新的搜索商业模式——“cost-per-action”——按交易付费,这意味着对于广告投放者而言,只有当相关顾客完成了在广告主网站上预先确定的交易之后,广告主才付费。   Snap认为,按交易付费可以减少点击欺诈更有助于实现广告目的。但,这一模式的前提是Snap打破了传统付费广告文本和搜索结果泾渭分明的界限,将付费结果和毫无偏向的计算结果一同放在一栏内,唯一的区别是“赞助结果”位于搜索列表的末端。这一点颇令人非议,因为目前主要搜索引擎都将二者做了明确的区分。Snap有关人士认为:“Snap之所以将演算结果和付费搜索结果混合起来,是因为公司相信对于一次具体的搜索来讲这二者是有关联的。”有的专家甚至质疑说,这种做法在网络消费者中间不可能流行起来。因为模糊了二者的界限可能影响到结果的客观性,对于消费者来讲会失去很多吸引力。Gartner Inc公司的分析师 Allen Weiner说,“当客户更明白其中道理之时,他们更想要区分,什么是付费的结果,什么不是。Snap在这儿相当短视”。   惊心动魄的期待   不过,谁也无法猜测比尔·格罗斯这次的疯狂构想究竟会前途怎样,批评家的判断永远无法等同于互联网弄潮儿们出人意表的举措和未来。是成是败,惟一有发言权的是未来。   其实,像比尔·格罗斯的Snap这样图谋颠覆Google霸权的搜索阵营可以组成一个排,除了MSN和雅虎不说,ASK、Grokker、Vivisimo、eurekster、Kartoo、Podzinger、Blinkx、Jeteye、A9、My way、Teoma都在跃跃欲试,在不同的角度展开了谋求瓜分未来搜索经济版图的颠覆之旅。   eurekster将搜索与社区结合起来,企图通过社会化网络增加搜索的相关性,通过用户协作提高搜索效率,从而掀开了社会化搜索趋势的大幕;Podzinger则凭借BBN强大的技术背景,通过独有的语音识别搜索技术来谋求音视搜索领域的霸主地位;Ask则通过不断并购与整合,企图在未来抢占搜索领域第一阵列中谋取先机。尤其是最近,Kozoru推出的搜索服务,允许客户在一个聊天客户端内进行搜索。用户使用这种搜索时,得到的不是与一个请求相应的19页的需要从中继续翻检的搜索结果,而是用户在一个高级搜索源上选择——例如维基百科、新闻网站、购物站点等等,然后Kozoru在主要的搜索引擎内执行搜索,从预先选定的搜索源泉中抽取出相关链接,然后将之发送到聊天窗口内。该公司的战略合作总监 Michael Farmer说,“Google那是再搜索,我们这才是搜索,你可以深入25个网站去搜索,而不是网页等级决定相关性。”所有这些直接挑战Google的尝试,充满了令人兴奋的可能性。   搜索是通向整个世界的兴趣和欲望的窗口,搜索注定会成为21世纪整个互联网经济的中心。当Google在搜索经济的核心称霸多年之后,我们发现Google其实一直处在风暴眼核心,在他周围无数的新生力量正在云雨翻转酝酿着新一波风暴的来临。变化是互联网的永恒的规则,在飞速变化中,这些Google的颠覆者们给我们带来全新理念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惊心动魄的期待。


文章标题:中国电子商务:谁来颠覆Google
标签:


上一篇:网络赚钱七大模式推荐
下一篇:不可缺少的数据库营销
(作者:jimmy 编辑:jimmy)

我有话说

新文章

荐文章

门文章